有所谓无所谓-青海玉树地震慈善晚会在奥地利

6月15日的慈善晚会,19:00-21:30,来宾80-90人(包括当地学生,国际交流生,教授,Alumni,当地居民,路人),当晚共筹集善款 545.52欧元(Kufstein副市长到场代表政府捐款100欧),之后仍陆续开放接受捐款。22张摄影作品,共售出9张。
议程:
Formal –
Opening Speech- Rektor der FH Kufstein, Prof. (FH) Dr. Johannes Lüthi
Presentation – Ida
Presentation – Thomas Preindl von der Katastrophenhilfe der CARITAS Austria
Informal –
Chinese Theme Night – Calligraphy + Paper-cutting for window decoration + Paper crane folding

筹备过程

4 月22日是活动的起点,本是个人的号召,动员学生捐出冬季御寒衣物,筹集后,航空包裹运送往灾区。原以为,有赞助商支付运费就万事大吉了,其实远没有那么 简单:首先赞助商要的是双赢,我找了LKW-Walter,这个运输公司把皮球踢倒总部,说kufstein不管这事儿,international的事 儿由wien总部负责;其次没有后勤支援,上海的辅导员帮着我联系国内红十字会,回信告知目前只收捐款,不收物资。Caritas维也纳总部告知我捐物不 如捐款,当地购置生活用品更便捷廉价,5月初主题转变,捐款取代捐物。

为了获得校方支持,我试图多次与Stiftungsvorstand(类似董事)约见,但学校内部有势不两立的两个政派:Administration和 Stifungsvorstand,前者能提供我学校场地教师帮助,后者可能能提供我资金,我只能选一;约见Stiftungsvorstand被告之不 成,我只能“投靠”Administration”,接受其建议,与学生会、SKVM(Sport-, Kultur- & Veranstaltungsmanagement)合作,延长筹备周期,将时间定在了6月15日。

对我来说,50米短跑我可以名列,但800米长跑,我排名基本就靠后了,耐心和韧劲是我的软肋;如果可以,我喜欢一鼓作气,速战速决。从4月22日到6月15日,中间还夹着我5月底去意大利的8天旅行,这对我来说是个考验。

Administration,狭义的说是与Marketing Department交涉,他们在收到我的提议后,立马同意了这个活动,a good course, certainly “yes”,愿意提供facility支持(包括场地,多媒体设备等),不过条件是必须找到”a big guy on board”,同时必须确保这个活动是”自下而上“,必须由当地的学生,比如SKVM(Sport-, Kultur- & Veranstaltungsmanagement)系的学生将”慈善晚会“作为一个project上报到学校,我与之合作,如此才可以开展。我最初不理 解这些条件的用意,直至晚会当晚Prof. Duenas说,”举行这样一个慈善晚会对Fachhoschule来说也是一件好事”,我才明白了,这两个条件蕴含着外交玄机:玉树慈善晚会成了fh对 外宣称的国际友好行动,我也是一个棋子。

5月初我基本确定了合作对象,Barbara,SKVM 08的学生,同时来自social department of ÖH,慈善晚会将作为SKVM的一个project,同时ÖH将支付post&flyer的打印费用和非酒精类的饮料费用。Barbara负责与 校方Marketing & Director: Mr. Lüthi联系,我负责摄影展照片的筹措,中国纪念品、玉树和上海世博的影像的收集。5月中旬,进行顺利,我获得了上海的院长的支持,愿意提供赞助。我不 再是孤军奋战,当天收到院长回信时我那眼泪哗啦啦地流啊;之后筹集照片,拜托家联系了悟空,他二话没说地发我ftp,我早早地将玉树震前的照片收入囊中, 但震后的第一手照片因为版权问题让我破费周折,迟迟无法获得。万幸通过梓华姐联系到新民晚报摄影师张龙,通过yahoo.com的mailbox收到原 图。又万幸通过加菲,联系到昆明摄影师倪玉星,年轻有为的金镜头奖获奖者,震后第一时间前往玉树17天,拍摄大量内涵丰富感人至深的作品;为了慈善他一口 答应,但因事务繁忙,国际通话实属不便,我真是急得火烧眉毛,烧了2天,终于好事多磨,又结交一友。6月11日我将22张照片送到webetechnik 打印成A2大小,税前130欧。

因为5月24日-6月7日的假期,加之我自身的懒惰(800米的末段,我快憋气了…),PR宣传真正意义上开始于6月10日。11日,我捧着一沓 flyer,进教室宣传。SKVM09 Projektmanagement 和IBS09 Wirtschafts- und Gesellschaftsrecht (奇囧无比的是Wirtschafts- und Gesellschaftsrecht 由 kufstein 新任市长 Krumschnabel 授课,我瞪着眼熟的他看了很久,愣是没法相信满大街竞选海报中帅气的中年男人就站在我的面前。回家路上拍脑顿悟,再返回学校时他已提前下课,一看 表,17:15,我抱着一丝希望冲去Rathaus,大门入口,看到一女士打扮端庄得体,我真是一逮一个准,市长秘书,赶紧把中国结和10张flyer交 予她,她答应vice president回来参加慈善晚会,真是上天眷顾。)

6月12日-6月15日是ppt难产期,闭关。感谢Wilber给我制作的mov视频,他对presentation的热爱绝对吓到了我。我对自己有信 心,但还是在最后一秒将ppt完成,不知因为焦虑不安,无意识地吞下了多少yogurt, biscuits, candies, chips…下次不要再这么折磨自己了,脑袋和胃都受不了了。

14日上午布展。15日下午布置会堂,15日晚6点Christian墨西哥大男生第一个达到来帮我,随后Viktoria, Andrea, HK girls, Ines也都陆续到了。18:50Strategic Innovation Group 1下课休息20分钟,会堂开始热闹;我无比担心他们离去后的冷清,Ines像是我的女英雄,征得Prof. Duenas的同意,一个班留下来听presentation,我感激万分。

晚会可惜Prof. Vohradsky没有到,P&S没有出席,但Markus来了,他站在接待台前,不知何时就这么一直站着,后来我才知道他听到了我的演讲,我很 高兴。韩国女孩,Carlos, Heidi, Vivi, Justin, Armin, 陆续来了,我很感激。那一晚,我说了很多thank you, 顺利到我自己都无法想象,我傻傻地告诉Mr. Lüthi,我感觉自己在做梦。

21:30,陆续的离开,我还在教Christian写”笑口常开“(真是字如其人,他”画”的“笑”比我规规矩矩的“笑”开心豪放很多),我写给 Barbara“友谊天长地久 – 庚寅年慈善晚会…” 最后一步清点善款,545.52欧,Natalia, Anna (Myeoung), Ally, Po, Venus, Mabel, Barbara & I, 见证这一刻。

回家路上,我话很多,我知道自己开始异常;想喝酒,想听Prost杯杯撞击的声响,想迷失在人声鼎沸中,可惜回家洗个澡,我只是facebook上留言一一感谢,然后默默睡去。

下一次庆贺,可以有酒喝,有朋在。

聊记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